<pre id="9vxzv"></pre>

    <track id="9vxzv"><strike id="9vxzv"><rp id="9vxzv"></rp></strike></track>

        <address id="9vxzv"><pre id="9vxzv"><span id="9vxzv"></span></pre></address>

          <track id="9vxzv"></track><pre id="9vxzv"></pre>

          您現在的位置是:首頁>乳腺癌靶向治療

          三陰性乳腺癌靶向治療,一部分三陰性乳腺癌也能用HER2靶向藥物了

          全球腫瘤醫生網2022-06-22乳腺癌靶向治療71293

            三陰性乳腺癌靶向治療,一部分三陰性乳腺癌也能用HER2靶向藥物了

            根據世界衛生組織國際癌癥研究機構(IARC)發布的2020年全球癌癥負擔數據,全球的乳腺癌新發病例數量為226.1例,已經超越了肺癌的220.7萬,成為了新發病例數量最多的“頭號癌癥”。但從治療手段上來說,與靶向藥物眾多的肺癌(非小細胞肺癌)相比,乳腺癌的靶向治療手段還是比較匱乏的。

            這種情況與乳腺癌的分型標準密切相關。乳腺癌的分類,主要依據兩種激素受體(雌激素受體[ER]、孕酮受體[PR],合稱為激素受體[HR])以及一個靶向治療靶點(HER2)來區分。由于治療的原因,其中一部分激素受體陰性、HER2低表達的患者,即使有一定的HER2表達,也需要使用和三陰性乳腺癌一樣的治療方案。

            乳腺癌分子分型

            三陰性乳腺癌的治療主要依賴化療以及一部分靶向治療,例如用于治療BRCA1/2突變或同源重組修復缺陷(HRD)患者的PARP抑制劑。但是就在近期,一款靶向HER2靶點的藥物的幾項研究數據,竟然有望改寫這種多年的格局!

            Enhertu(trastuzumab deruxtecan,T-DXd,DS-8201)是一款以HER2為靶點的抗體-藥物偶聯物,目前已經獲批用于治療HER2陽性的乳腺癌和胃及胃食管結合部腺癌。2022年的NCCN指南更是將這款藥物列為HER2陽性、復發的不可切除的晚期或轉移性乳腺癌二線治療的首選方案。

            Enhertu分子結構

            上圖為Enhertu結構示意圖

            從結構上來說,抗體-藥物偶聯物(ADC)由單克隆抗體、細胞毒性藥物以及兩者之間的連接物共3個部分組成。

            其中,抗體負責“精準制導”,抵達特定的環境(即部分特殊的與癌細胞相關物質濃度較高的部位)之后連接物斷裂,釋放出作為“武器”的細胞毒性藥物(化療藥物或靶向藥物),對癌細胞造成有效的殺傷。

            Enhertu治療HER2低表達乳腺癌

           ?、笃贒ESTINY-Breast04試驗共納入了557例乳腺癌患者。這些患者為HER2低表達患者,免疫組化評分為1+或2+,且不存在HER2基因擴增。

            這些患者此前接受過至少1線、但不超過2線的化療;其中激素受體陽性的患者,至少接受過1線內分泌治療,且屬于內分泌難治性疾病。

            當前公布的結果分為兩個部分:不論患者激素受體情況如何的一組數據,以及患者激素受體陽性的患者。

            1、激素受體陽性+陰性

            在所有激素受體情況的患者當中,接受Enhertu治療的患者,中位無進展生存期為9.9個月,中位總生存期為33.4個月;接受化療的患者,中位無進展生存期為5.1個月,中位總生存期16.8個月。

            2、激素受體陽性

            在激素受體陽性(HR陽性)的患者當中,Enhertu治療的患者,中位無進展生存期10.1個月,中位總生存期23.9個月;接受化療的患者,中位無進展生存期5.4個月,中位總生存期17.5個月。

            這兩組數據已經基本涵蓋了所有HER2低表達的患者,不論激素受體是否陽性。這有兩個重要的意義:一者,一部分三陰性乳腺癌(HER2表達比較低)的患者,可能能夠擺脫“三陰性”帶來的“魔咒”;二者,一部分激素受體陽性的患者,在耐藥之后,很可能也能有靶向治療選擇。

            Enhertu治療HER2高表達乳腺癌

            根據既往研究結果,在HER2表達水平較高(ICH3+)的HER2陽性乳腺癌患者中,Enhertu治療的整體緩解率可以達到約60%(Ⅰ期試驗59.5%,Ⅱ期試驗60.9%),并持續14~20個月以上(Ⅰ期試驗20.7個月,Ⅱ期試驗14.8個月)。

            DS-8201與T-DM1頭對頭

            根據DESTINY-Breast03試驗的結果,與T-DM1相比,Enhertu將患者發生疾病進展或死亡的風險降低了足足72%。

            兩者在緩解率上的差距非常明顯,Enhertu治療的患者整體緩解率為79.7%,T-DM1為34.2%。同為ADC藥物,兩者的緩解率竟然差了一倍有余!

            DS-8201與T-DM1治療數據對比

            無進展生存期方面的差異更明顯。接受Enhertu治療的患者,中位無進展生存期為25.1個月,12個月無進展生存率為76.3%;而接受T-DM1治療的患者,中位無進展生存期為7.2個月,12個月無進展生存率為34.9%。

            除此以外,接受Enhertu治療的患者,1年生存率為94.1%,T-DM1為85.9%。

            DS-8201與T-DM1治療數據對比

            這也是Enhertu的“成名”之戰,與已經上市很久的ADC“前輩”T-DM1爭奪“同類最佳”(Best in class,BIC)的一項試驗。從結果上來說,Enhertu贏得很漂亮,將ADC“治療更精準、療效更好”的特質更加明顯地發揮了出來。

            目前,同樣用于HER2這個靶點的ADC藥物非常多,大量的臨床試驗項目正在招募患者。如果大家希望嘗試這類藥物,可以咨詢基因藥物匯了解詳情。

            而作為抗體-藥物偶聯物,這類藥物還有一個非常巨大的優勢——一旦“平臺”建立起來了,也就是這個藥品的關鍵性結構做出來了,那么后續只要更換靶點,就可以得到一款全新的ADC。比方說,Enhertu就帶動了它后面一大堆同公司研發的“親生弟弟妹妹”們,不遠的未來,很可能有大批針對不同靶點的、效果優異的ADC問世。

            當然,在“HER2陰性”以及“三陰性”這條賽道里面也有一些新的選擇,比如不久之前剛剛在國內獲批的TROP-2靶點ADC。

            Trodelvy治療三陰性乳腺癌

            試驗納入的患者均為既往接受過2線以上系統治療的復發或難治性轉移性三陰性乳腺癌患者。根據ASCO上更新的研究結果,接受戈沙妥珠單抗治療的患者整體緩解率31%;與接受標準化療方案治療的患者相比,戈沙妥珠單抗治療患者的中位無進展生存期(4.8個月 vs 1.7個月)、中位總生存期(11.8個月 vs 6.9個月)以及2年生存率(20.5% vs 5.5%)方面的優勢都非常明顯。

            在另一項Ⅰ/Ⅱ期試驗當中,戈沙妥珠單抗治療患者的整體緩解率為33.3%,中位總生存期13個月,中位無進展生存期5.6個月。

            這款藥物為這類疾病帶來的提升是顛覆性的,但是從患者的角度來說喜憂參半:Trodelvy的價格實在是太過昂貴了。Trodelvy在美國的售價大約是2300美元/180 mg左右(約為15400人民幣左右),一療程超過1萬美元,折合人民幣近10萬。國內定價尚未公開,但是有很大概率也是非常昂貴的。

            不過呢,Trodelvy這款藥物以及其它同靶點藥物的未來還是非常值得期待的。TROP-2在尿路上皮癌、小細胞肺癌等目前靶向治療比較困難的癌癥當中陽性率都比較高,在非小細胞肺癌中也有一定的檢出率。Trodelvy的問世,帶來的改變是具有突破性的。

            我們期待這些新藥的未來。

          1. 添加醫學顧問微信,掃描?二維碼

          2. 備注【癌種】申請方舟援助計劃



          患者咨詢電話:400-666-7998



          全球腫瘤醫生網提醒患者:國內細胞免疫治療技術,包括cart細胞,樹突細胞疫苗,NK細胞

          TILs細胞,TCR t細胞治療癌癥疫苗等技術均處于臨床試驗階段,未獲準在醫院正式使用。國內患者可以參加正規臨床試驗,在醫生的監管下使用,全球腫瘤醫生網不推薦患者貿然嘗試任何醫療機構和研發機構的收費治療。
          本網站新聞資訊、文章、研究數據、治療案例均來自于國內外醫學論文,所涉及到的新藥、新技術有可能還處于臨床研究階段,患者不能作為治療疾病的依據。癌癥治療目前尚無治愈手段,患者需要在醫生的指導下,在醫院接受正規治療或參加新藥新技術臨床試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