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9vxzv"></pre>

    <track id="9vxzv"><strike id="9vxzv"><rp id="9vxzv"></rp></strike></track>

        <address id="9vxzv"><pre id="9vxzv"><span id="9vxzv"></span></pre></address>

          <track id="9vxzv"></track><pre id="9vxzv"></pre>

          您現在的位置是:首頁>國際會診

          中美專家聯合會診為被判"死刑"的晚期結直腸癌患者確定新的治療方案

          全球腫瘤醫生網2022-09-21國際會診742

            中美專家聯合會診為被判"死刑"的晚期結直腸癌患者確定新的治療方案

            哪怕只能讓父親多活幾個月,一切努力也值得,因為我知道,如果換成是我,他也一定會傾盡全部去救。

            闌尾炎或許只是個前兆

            父親今年58歲了,自己經營一家公司,一切都風調雨順。偶爾喝酒應酬,但好在平時母親悉心照顧,父親本身也很注重健康養生,每年還定期帶母親去日本檢查身體,狀態一直很好。

            2019年6月,身體一向強健的父親突然出現右下腹痛,腹脹,我們雖不是學醫的,但也知道這是闌尾炎的典型癥狀,去醫院一查,果不其然,慢性闌尾炎,醫生建議消炎后三個月后最好做闌尾切除術,以后就不會再發炎了。好在不是很嚴重,輸液后癥狀就緩解了。9月份,父親又因為飯局上喝多了發作了一次,輸液緩解后,父親仍然沒有選擇手術,因為闌尾畢竟是個免疫器官,對人體健康還是能起到保護作用的,父母都想著能不切就不切。

            噩夢悄然來臨,一張"死亡通知書"

            2020年元旦剛剛過后不久,父親突然出現了嚴重的腹痛和嘔吐,我們去醫院,醫生建議做結腸鏡檢查,結果出來后,我們當場就傻眼了,父親得了結腸低分化腺癌伴印戒細胞癌及粘液腺癌,醫生說,更糟糕的是,父親的腫瘤發生在右半結腸,意味著癌惡性程度更高,因為右側病變通常位于結腸的第一段,靠近與小腸的連接處,不出現腸阻塞,但傾向于貧血,并且更容易轉移,特別是轉移到肝臟。

            這個世界上沒有后悔藥賣,既然已經發生了,我們在怎么懊惱自責都沒用,安撫好老倆的情緒后,我們馬上開始動員身邊的一切關系,找權威的醫院,最好的專家,希望父親盡快接受好的治療。

            我們在當地一家權威的腫瘤醫院做了手術,醫生說父親屬于 IIIC期,并不算最壞。

            手術后,及時進行了XELOX方案化療,這樣的治療方案實際上并沒有任何問題,但不知為何父親僅在兩次化療后病情就迅速進展了,檢查結果顯示,肝被膜、脾被膜、腹膜內及右側腹膜多發結節考慮轉移,局部肝、脾實質受累,多發骨轉移。

            隨后,醫生又給父親換了治療方案,用貝伐珠單抗+伊立替康+替吉奧方案化療2周期,父親對這個方案的耐受情況很差,不得不停止。

            主治醫生是朋友介紹的,單獨找我談話說,父親的病情進展的太快了,他已經沒有很好的治療方案了,建議我們回家調養。我明白這些話無疑意味著給父親判了“死刑”,轉過身擦去奪眶而出的眼淚,我知道醫生也盡力了。

            遇到人生中的貴人,父親有了生機

            回去后,我沒有跟家人說這個消息,又聯系同學,在網上查找各種能幫助父親的信息,突然看到一些國內的癌癥患者可以通過視頻的形式邀請美國的癌癥專家給出診療意見,一直聽說美國的醫療水平很高,父親現在的身體狀況想要出國是不可能的,但是我們可以通過這種形式聽聽國外專家的意見,萬一還有辦法呢?

            主意定了,我馬上聯系了國內一家權威的腫瘤患者咨詢平臺,詳細的描述了父親的病情后,對方建議請國內的一位知名胃腸腫瘤專家和美國的專家一起來做這個會診,以便美國專家給出治療方案后,父親可以在國內接受最好的治療。

            得知父親的病情進展很快,全球腫瘤醫生網的工作人員周末加班整理好父親的病歷資料發到美國,申請國際上非常知名的胃腸腫瘤專家Jeffrey A. Meyerhardt教授,我在網上查過這位專家的資料,是美國丹娜法波癌癥研究院的,在結直腸癌領域享負盛名,跟父親的病也很對口,只是擔心這么有名氣的專家會不會比北京的專家還要難約100倍!幸運的是,Jeffrey A. Meyerhardt教授當天就給與回復,接受了我們的會診申請,并定在北京時間周二晚上19:00,我非常期待能得到Jeffrey教授的治療意見。

            周二晚上,我們在線上見到了國內專家,他之前了解了父親的病情,還是提前了半個小時左右上線詳細的詢問了父親現在的情況,和我一起分析父親的病情,細心又耐心,完全沒有大專家的架子。

            19:00,Jeffrey教授教授和翻譯準時上線,和國內一起探討父親的下一步治療方案。

            讓我沒想到的是,Jeffrey教授也完全沒有國際大牌那種高高在上的感覺,上來親切的跟我們打招呼,之后又耐心的將他收到的父親的病歷情況跟我一一確認,看是否有紕漏和需要補充的情況。

            因為國內專家在看過父親的病歷后已經有初步的治療方向,并且她對Jeffrey教授也非常熟悉,于是直接跟Jeffrey確認是否可行。

            國內專家認為父親下一步的選擇有a. 瑞戈非尼b. 瑞戈非尼+奧拉帕尼c.mek抑制劑+奧拉帕尼d.瑞戈非尼+PD1e.瑞戈非尼+PD1+白蛋白紫杉醇f.奧拉帕尼+PD1+安羅替尼或瑞戈非尼g.PD1+伊匹木單抗。

            Jeffrey教授建議先選擇瑞戈非尼,因為父親屬于微衛星穩定,所以免疫治療的效果不會太好。雖然標準劑量是每天160毫克x 21天,然后休息7天,但教授建議從120毫克每天x 7-10天來測定耐受性,然后決定劑量上調或下降。

            另外,父親現在癌痛嚴重,影響日常生活和睡眠,使用的止疼藥效果差、副作用大(排尿困難、便秘)。Jeffrey也給出了調整方案,建議芬太尼貼片必須位于脂肪區 - 否則,改用口服持久性麻醉藥(oxycontin或MS Contin)。 或者低劑量的引入非甾體類抗炎藥(與食物同服) - 觀察腎功能 - 非甾體類抗炎藥對骨骼疼痛非常有效。

            國內專家的英文和專業水平都非常高,一直跟Jeffrey教授直接交流,探討方案,沒用翻譯,所以節省了很多時間,可以讓我提問。

            最后,我們又討論了父親有沒有可以參加的臨床試驗,Jeffrey教授說美國有很多新藥研發的臨床試驗,但顯然父親的情況還沒那么糟,可以現在國內接受規范的治療,臨床試驗可以作為后期的治療選擇。但顯然,現在討論這個問題為時過早。

            聽到這句話,我再次熱淚盈眶,只是和上次不同,這次,是因為聽到Jeffrey教授的這番話,給了我足夠的信心和勇氣,陪父親一起度過這個難關。

            我只是后悔沒有父親剛診斷時就及時尋求Jeffrey教授的幫助,如果那時兩位教授給出治療意見,或許父親會得到更好的治療。

            現在,父親在國內權威的腫瘤醫院接受治療,效果和狀態都還不錯。期待過段時間復查能有好的結果。也希望更多的結直腸癌患者能得到美國的治療建議。

            (注:文章為患者家屬授權發布,為保護患者隱私,治療經過有刪減)

            美國專家介紹

            Jeffrey A. Meyerhardt博士

            職稱:內科副教授(哈佛醫學院),主任醫師

            方向:腫瘤內科,消化道腫瘤

            職務:胃腸道腫瘤中心臨床主任,臨床研究室副總監

            會診申請郵箱:doctor.huang@globecancer.com

            會診申請:在線咨詢或撥打電話

          1. 添加醫學顧問微信,掃描?二維碼

          2. 備注【癌種】申請方舟援助計劃



          患者咨詢電話:400-666-7998



          全球腫瘤醫生網提醒患者:國內細胞免疫治療技術,包括cart細胞,樹突細胞疫苗,NK細胞

          TILs細胞,TCR t細胞治療癌癥疫苗等技術均處于臨床試驗階段,未獲準在醫院正式使用。國內患者可以參加正規臨床試驗,在醫生的監管下使用,全球腫瘤醫生網不推薦患者貿然嘗試任何醫療機構和研發機構的收費治療。
          本網站新聞資訊、文章、研究數據、治療案例均來自于國內外醫學論文,所涉及到的新藥、新技術有可能還處于臨床研究階段,患者不能作為治療疾病的依據。癌癥治療目前尚無治愈手段,患者需要在醫生的指導下,在醫院接受正規治療或參加新藥新技術臨床試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