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9vxzv"></pre>

    <track id="9vxzv"><strike id="9vxzv"><rp id="9vxzv"></rp></strike></track>

        <address id="9vxzv"><pre id="9vxzv"><span id="9vxzv"></span></pre></address>

          <track id="9vxzv"></track><pre id="9vxzv"></pre>

          您現在的位置是:首頁>肺癌靶向治療

          奧希替尼耐藥后怎么辦吃什么靶向藥,奧希替尼耐藥后第四代靶向藥物力挽狂瀾

          全球腫瘤醫生網2022-09-28肺癌靶向治療7104

            奧希替尼耐藥后怎么辦吃什么靶向藥,奧希替尼耐藥后第四代靶向藥物力挽狂瀾

            今天的這位患者的病例當中,可能已經聚集了大家目前能夠在臨床上獲得的、比較新的一批藥物與治療方案。

            從過程上來說,患者經歷了很多次疾病進展又控制,抗癌路非常曲折;但從結果上來說,她抓住了每一次嘗試新方案的機會,是非常令人驚嘆的成功案例。

            讓我們一起來看一看。

            奧希替尼耐藥、超過7種方案治療仍進展?第四代藥物力挽狂瀾

            患者是一名74歲的中國女性,從不吸煙,67歲時確診Ⅳ期非小細胞肺癌,為EGFR L858R突變。

            患者首先接受了厄洛替尼治療;耐藥后經檢測為EGFR T790M耐藥突變,接受奧希替尼治療;后再次對奧希替尼耐藥,檢測到了EGFR順式三重突變,也就是在一條DNA鏈上同時存在L858R/T790M/C797S突變,且同時還發現了EGFR擴增。

            在奧希替尼耐藥患者當中,T790M/C797S順式雙重突變比較常見,約占85%,但這部分患者的治療反倒是更加困難的。如果這些突變存在于不同的DNA鏈上(即反式突變),那么患者會對第一代+第三代EGFR抑制劑的聯合方案的治療比較敏感;順式突變的患者則無法從這種治療模式當中獲益。

            于是患者開始接受卡鉑+培美曲塞化療,并加入了派姆單抗及一款IDO抑制劑的臨床試驗。療效非常出色,患者接受了2年的治療,派姆單抗的維持治療持續了約15個月,后才再次出現了疾病進展。

            患者再次接受奧希替尼治療4個月,但疾病持續進展,EGFR三重突變及擴增仍然存在,還檢測到了TP53突變,PD-L1表達高達90%?;颊咴俅螀⒓恿伺R床試驗,這次是一款HER3靶點的抗體-藥物偶聯物(ADC)。

            目前臨床上認可HER3靶點的ADC在奧希替尼耐藥患者當中的治療潛力,如其中的Patritumab Deruxtecan(U3-1402),治療奧希替尼及鉑類化療耐藥的患者,不論耐藥突變類型,68%的患者保持疾病控制,還有39%的患者腫瘤病灶明顯縮小(>30%),達到或超過臨床部分緩解的標準。

            但由于不良反應比較嚴重,患者遺憾地終止了治療。她再次嘗試了“O+Y”方案,即納武單抗+伊匹木單抗的雙免疫治療方案,但疾病仍然持續進展。此后患者接受了多次姑息性放療。

            直到近期,阿米萬他單抗(Amivantamab-vmjw,Rybrevant,JNJ-6372)的卓越表現,讓醫生再次看到了治療的希望。

            這是一次跨適應癥用藥,患者開始接受阿米萬他單抗的治療。令人驚嘆的是,患者在完成第一次全劑量治療之后,各種癥狀開始迅速地減輕!

            首先是下肢腫脹,然后是全身癥狀開始緩解。隨后,患者的癌胚抗原水平開始快速下降,多處轉移病灶及淋巴結開始消退。治療2個月后,胸腔積液也開始明顯地減少;至病例發布時,患者的持續反應已經超過了100天!

            JNJ-6372治療效果

            這款被視為第四代藥物的EGFR/MET抑制劑,再次為患者帶來了希望!

            奧希替尼耐藥,有哪些原因

            盡管能夠破解一二代EGFR抑制劑最常見的突變T790M,同時也在避免耐藥方面做出了卓有成效的努力,但以奧希替尼為代表的第三代EGFR抑制劑同樣存在發生進一步耐藥的可能。Del19/T790M/C797S及L858R/T790M/C797S三突變是第三代EGFR抑制劑耐藥后最常見的突變類型,約占20%~40%左右。

            奧希替尼在非小細胞肺癌靶向治療中的獲得性耐藥機制

            圖片來源:《奧希替尼在非小細胞肺癌靶向治療中的獲得性耐藥機制》DOI: 10.3779/j.issn.1009-3419.2020.103.0

            簡單來說,患者對于奧希替尼耐藥的原因可以分為兩類:一類是依賴EGFR的機制,一類是不依賴EGFR的機制。

            除了病理類型轉為小細胞肺癌以外,奧希替尼耐藥患者常見的病理類型還包括EGFR Del19/T790M/C797S及L858R/T790M/C797S三突變(約占20%~40%左右)、MET(約占25%)、EGFR ex20ins、HER2/3、FGFR、RAS、mTOR等等。

            但目前已有的藥物對于這些耐藥后患者的治療效果都不夠理想,市場需求再次出現空白。在奧希替尼投入臨床應用的這幾年里,很多患者已經走到了這個“無藥可用”的危險路口。

            一位55歲的肺腺癌女性患者,因為對第一代藥物耐藥,從2018年1月開始使用奧希替尼治療。但治療12個月后,患者對奧希替尼耐藥,疾病再次進展。此時患者僅能選擇化療方案,但在兩個周期的白蛋白紫杉醇和6周的卡鉑治療之后,患者沒有任何的緩解,最后只能放棄了治療。

            如今已經是3年后,在奧希替尼更大范圍地普及之后,用于治療奧希替尼耐藥后患者的方案也開始逐漸走上了臨床。針對這一突變型的新藥已經投入了臨床試驗當中,國內外都有布局,相信會在不久的未來交出一份令人滿意的“答卷”。

            奧希替尼耐藥,有哪些選擇

            目前臨床上,已經投入了治療奧希替尼耐藥后患者的臨床試驗的藥物或方案,主要包括這么幾類:第四代EGFR抑制劑,EGFR/MET雙靶點抑制劑,HER3靶點的抗體-藥物偶聯物(ADC),以及奧希替尼及其它第三代EGFR抑制劑與其它靶向治療藥物的聯合應用方案等。部分情況下(例如患者耐藥后已經檢測不到EGFR突變),免疫治療也能發揮出比較優秀的療效。

            案例一:奧希替尼獲益2年后進展

            一位61歲的女性,2010年5月確診Ⅳ期肺腺癌,EGFR外顯子19缺失(ex19del)。

            作為一線治療方案,該患者接受了吉非替尼治療,達到了臨床部分緩解的標準,持續了約4年的時間。至2014年8月復查時,胸部CT影像顯示患者的疾病進展,病灶增大。

            醫生在原有的吉非替尼方案當中加入了培美曲塞,患者的疾病穩定期再次延長了6個月。至2015年5月,患者接受了胸部姑息性放療。同年12月,患者疾病再次進展,活檢提示EGFR T790M耐藥突變。

            此時患者參加了一項奧希替尼的臨床試驗,開始接受奧希替尼治療。2個月后達到臨床緩解的標準,療效持續了約2年。

            在2018年8月的復查當中,患者胸部CT影像提示病灶大小增加。此時患者接受了二代測序(NGS),發現同時存在EGFR ex19del及T790M突變,同時還存在低水平的MET擴增。

            根據當前患者的情況,MET擴增很可能就是導致奧希替尼耐藥的“元兇”。當然,這個時候幾款EGFR/MET雙抗還未問世,醫生經過分析,為患者選擇了一種新的方案——奧希替尼聯合克唑替尼方案。

            克唑替尼本身是一款多靶點的靶向治療藥物,盡管目前多作為第一代的ROS1或ALK抑制劑來使用,但事實上這款藥物對于MET、ALK和ROS1等多個靶點都有抑制效果。而實際的臨床應用效果也非常令人鼓舞——治療僅2周,患者左肺當中的病灶完全消退了!

            克唑替尼治療奧希替尼耐藥肺癌的效果

            后續的2年中,患者因耐受性和不良反應而接受了一些劑量調整。整體來說,療效非常出色,至2020年5月復查時仍為臨床緩解狀態。

            這是一個非常典型的奧希替尼治療耐藥患者的案例——患者在第一代EGFR抑制劑耐藥、發生T790M突變之后接受了奧希替尼治療,前后獲益時間長達數年之久,最終因MET相關的異常(MET擴增)而對奧希替尼耐藥。而醫生為患者選擇的方案也是當前臨床上采取的主流策略之一——在奧希替尼的基礎上,添加一款能夠針對耐藥突變的靶向治療藥物,采用雙靶向的方案進行治療。

            MET擴增會使細胞繞過EGFR而激活PI3K/AKT通路,從而繞過EGFR抑制劑的作用,發生耐藥。因此對于同時存在MET擴增以及EGFR突變的患者來說,比較理想的治療策略就是同時抑制EGFR和MET。如果放在當前,比較理想的藥物方案是阿米萬他單抗(Amivantamab,JNJ-6372)和莫博替尼(Mobocertinib,TAK-788)兩款EGFR/MET雙靶點抑制劑。

            不過在這兩款藥物無法獲得的情況下,克唑替尼作為一款能夠抑制MET的多靶點治療藥物,也是聯合用藥的良好選擇。除了奧希替尼,克唑替尼也能夠與第一代或第二代的EGFR抑制劑聯合應用。

            1、EGFR/c-MET雙抗:阿米萬他單抗

            在諸多奧希替尼耐藥后的治療方案當中,阿米萬他單抗(Amivantamab-vmjw,Rybrevant,JNJ-6372)方案以其良好的有效率以及安全性而備受關注。

            此前的試驗數據已經證實了阿米萬他單抗方案能夠成為已經對奧希替尼耐藥的、不同突變類型以及前先治療情況的患者的選擇。就在近期,2022年的世界肺癌大會上,研究者更新了試驗數據,再次印證了阿米萬他單抗+拉澤替尼(Lazertinib,Leclaza)+化療(卡鉑+培美曲塞,即LACP方案)的組合方案,在奧希替尼以及其它各類EGFR抑制劑耐藥患者中的療效。

            根據研究者公布的數據,受試患者接受了中位數為2線的前期治療,并耐藥。其中70%的患者已經對奧希替尼耐藥,另外30%的患者使用了吉非替尼或阿法替尼并耐藥;50%的患者存在腦轉移。

            結果顯示,受試患者的整體緩解率達到了50%,也就是說50%的患者病灶明顯縮小了30%或更多;此外,共有85%的患者疾病控制穩定,未發生進展。在腦轉移的患者當中,整體緩解率同樣達到了50%。

            至中位隨訪時間7個月時,75%的患者仍在接受治療。整體來說,療效比較持久。

            臨床試驗納入標準(節選)

            1)ECOG評分0~1分,具備充分的器官功能;

            2)組織學或細胞學證實轉移性或不可切除的EGFR突變NSCLC(EGFR 19號外顯子缺失或L858R)在經奧希替尼/或其他已批準的第三代TKI和鉑類藥物二聯化療治療后疾病進展;

            3)詳細入組及排除標準可咨詢基因藥物匯。

            2、EGFR/c-MET雙抗:EMB-01

            EMB-01是一款新型的EGFR/c-MET雙特異性抗體。這款藥物最大的特點在于,和同類的阿米萬他單抗(JNJ-6372)一樣,EMB-01也有治療奧希替尼耐藥后患者的潛力,尤其是可以用于治療耐藥后發生了C797s突變的患者。我們非常期待這款國產EMB-01在這一適應癥上的表現。

            臨床試驗納入標準(節選)

            1)所有患者均必須具有EGFR和/或c-MET異常的書面證據;

            2)ECOG評分0~2分,具備充分的器官功能;

            3)預計生存期≥3個月;

            4)經標準治療(包括鉑類藥物治療)后疾病進展或對標準治療不耐受且攜帶EGFR突變和/或c-MET異常的NSCLC患者,以及已接受過FDA/衛生當局批準的針對該適應癥(即奧希替尼)的治療(如可以得到該藥物)且出現疾病進展或不耐受的T790M突變患者;

            5)詳細入組及排除標準可咨詢基因藥物匯。

            3、第四代EGFR抑制劑:DAJH-1050766

            DAJH-1050766是一款國研的第四代EGFR抑制劑。2022年1月獲得中國國家藥品監督管理局藥品審批中心批準,正式開展DAJH-1050766片在晚期非小細胞肺癌患者中的Ⅰ/Ⅱ期臨床研究。

            這款藥物最獨特之處在于,DAJH-1050766與第二代ALK抑制劑布加替尼和第四代EGFR抑制劑BPI-361175的結構都具有一定的相似性。也因此,這款藥物對于前代ALK抑制劑耐藥的患者、第三代EGFR抑制劑耐藥的患者,以及EGFR/ALK雙突變的患者,都有一定的治療潛力。

            臨床試驗納入標準(節選)

            1)既往經現有療法治療后疾病進展或不能耐受、無法接受或缺乏標準治療的晚期NSCLC患者(注:包括經檢測或出具既往檢測報告確認具有EGFR敏感突變、ALK陽性等基因異常的患者);

            2)攜帶EGFR C797S突變和/或ALK陽性的晚期NSCLC患者:

           ?、偌韧汦GFR-TKI抑制劑(包括以奧希替尼為代表的三代EGFR-TKI)治療后疾病進展攜帶C797S的晚期NSCLC患者;

           ?、谝环N或多種以上ALK抑制劑治療失敗或不耐受,或各種原因使用不了ALK抑制劑的患者,以及化療失敗或不耐受的患者;

           ?、蹟y帶有EGFR和ALK共突變的患者。

            3)詳細入組及排除標準可咨詢基因藥物匯。

            【重點提示】

            1)正在接受治療、且對于現有方案獲益的患者,通常不建議盲目參加臨床試驗項目,但您可以聯系我們提前了解;

            2)部分不適合參與相關臨床試驗項目的患者可能需要考慮其它臨床試驗方案,您可以咨詢基因藥物匯,我們會在詳細了解您的治療經過之后,協助您選擇下一步方案。

            4、第四代EGFR抑制劑即將亮相

            根據Bridge Biotherapeutics發布的新聞稿,研究性藥物BBT-176用于治療晚期非小細胞肺癌患者的首次熱體實驗結果,將會在國際肺癌研究協會2022年世界大會期間進行口頭報告。該會議將于8月6日至9日期間在奧地利維也納舉行。

            BBT-176是一款第四代EGFR抑制劑,對于EGFR抑制劑治療后進展的、尤其是奧希替尼治療后發生EGFR C797S三重耐藥突變的患者,具有令人期待的治療潛力。

            Bridge Biotherapeutics的首席醫療官Sang-Yoon Lee在一份聲明中表示,當前的Ⅰ期試驗中期數據令人鼓舞。

            根據此前公布的初步報告,使用160毫克劑量的BBT-176進行治療,一名患者達到了臨床緩解,腫瘤縮小了51%;在310劑量下,一名患者腫瘤縮小了30%。當前的安全性試驗結果提示,BBT-176治療的不良事件均在1~3級,安全性良好。

            BBT-176的臨床前研究結果

            BBT-176的臨床前研究結果

            5、聯合方案:奧希替尼+沃利替尼

            早期的文章當中,我們曾經多次提到這項經典的ORCHARD試驗,認為這是一項真正將靶向治療的“個性化”發揮到了極致的臨床試驗。

            這項研究主要針對第三代EGFR抑制劑奧希替尼耐藥的患者。研究中,所有受試的奧希替尼耐藥患者都會再次接受基因檢測,并根據檢測結果施與治療。

            比方說,若患者的耐藥表現為MET擴增,那么他們會接受奧希替尼+沃利替尼(Savolitinib,Volitinib,一款國產MET抑制劑)的方案治療。根據目前已經公開的數據,這種方案的效果相當不錯。

            20例受試患者當中17例病灶可評估,這部分患者的整體緩解率為41%,疾病控制率為82%;此外3級或以上不良事件發生率為30%,3例患者(15%)因不良事件而停止聯合方案治療,但沒有因不良事件而死亡的病例。

            6、HER3靶點ADC:U3-1402

            Patritumab Deruxtecan(U3-1402)是一款HER3靶點的ADC,目前已經獲得了突破性療法的稱號,用于第三代EGFR抑制劑(例如奧希替尼)耐藥的患者。

            有趣的在于,這款藥物與著名的HER2靶點ADC藥物Enhertu(Fam-trastuzumab deruxtecan-nxki,DS-8201)出自同一研發平臺。鑒于抗體-藥物偶聯物(ADC)本身的特點,只要搭建出了一個被驗證為有效的“平臺”,那么只要像更換“彈頭”一樣更換其中的部分藥物分子,就能夠獲得一大批的、療效同樣出色的新藥。因此在DS-8201成功之后,包括U3-1402在內的多款“姊妹藥”也隨之誕生。

            如果患者對前線靶向治療(EGFR抑制劑,包括第一代/第二代/第三代)以及鉑類化療耐藥,接受U3-1402治療,72%的患者疾病能夠得到控制,不發生進展;而如果患者明確是接受過奧希替尼治療以及鉑類化療耐藥,U3-1402治療同樣能夠使68%的患者保持疾病控制,還有39%的患者腫瘤病灶明顯縮小(>30%),達到或超過臨床部分緩解的標準。

            而且這種療效是不計患者耐藥突變類型的!

            根據目前的臨床試驗結果,不論是何種突變類型的第三代EGFR抑制劑耐藥后患者,都可以從這款藥物的治療中獲益。之前萬眾矚目的阿米萬他單抗(JNJ-6372,這款藥物的臨床試驗還在招,詳情可以聯系醫學部)也有相似的描述,總之,這些藥物都將是EGFR抑制劑耐藥患者的希望,并且很可能成為具有“通用價值”的重磅新藥。

            7、TROP-2靶點ADC:DS-1062

            Datopotamab Deruxtecan(Dato-DXd,DS-1062)的靶點是TROP-2,同樣的,也是一款對于靶向治療耐藥患者有良好治療潛力的藥物。根據目前公開的數據,共計3個劑量組,也就是接受4 mg/kg、6 mg/kg和8 mg/kg劑量治療的患者,緩解率都能超過20%,最高到25%。

            當然這款藥物還有另一個特點——目前的試驗,對于患者TROP-2的表達水平沒有要求。如果要求Trop-2的表達,那患者的緩解率更高,能達到35%!

            這證明,DS-1062有望成為(不論哪種)靶向治療耐藥人群的后線挽救方案!

            同靶點的ADC,已經上市的Trodelvy,更是在患者當中掀起了一波熱潮。這款藥物的適應癥橫跨乳腺癌、尿路上皮癌、非小細胞肺癌,緩解率都非常不錯。

            同時值得關注的一點是,Trop-2這個靶點在部分非常難治的癌癥,例如三陰性乳腺癌、小細胞肺癌以及尿路上皮癌等當中,陽性率都非常高。這類藥物,尤其是這一靶點的ADC,將為這部分非常難治的患者帶來突破性的改變、全新的希望。

            8、"無視"耐藥從癌細胞表面抗原突破:耐昔妥珠單抗

            耐昔妥珠單抗(Necitumumab)這個名字,相信不少患者都覺得有些耳熟。的確,盡管這款藥物已經獲批了肺鱗癌的適應癥,但對患者療效的改善并不明顯,表現一直不溫不火,與各類“突破性”的消息無緣。

            但在2019年ASCO大會上,耐昔妥珠單抗一躍成為了“黑馬”,再次被發掘出了從未有過的全新潛力。耐昔妥珠單抗+奧希替尼的聯合用藥組合,治療各類EGFR抑制劑耐藥的患者均獲得了非常出色的緩解率。

            其中,聯合方案治療第一二代EGFR抑制劑耐藥的患者,整體緩解率29%;治療第三代EGFR抑制劑耐藥的患者,整體緩解率13%;其中,治療T790M/C797S雙突變的患者,整體緩解率竟達到了50%!

            耐昔妥珠單抗這款藥物很有特點。作為一款大分子藥物,它的作用位點是癌細胞表面的EGFR受體,而非小分子藥物所靶向的細胞內的酪氨酸激酶。在越來越多小分子藥物以壓倒性的優勢取代大分子藥物的如今,這款藥物竟然又一次以“黑馬”的身份亮相,讓人不得不感嘆,也許很多時候并不是藥物的效果不好,而是沒有找到這款藥物最好的適應癥,導致藥物的“實力”發揮不太充分。

            9、耐藥患者是否有機會嘗試免疫治療?需要關注這些

            除了上面各類突變以外,對以奧希替尼為代表的第三代EGFR抑制劑耐藥的患者,還可能出現一種情況——經檢測患者已經不存在EGFR突變,且PD-L1表達為陽性,或者一些特殊的、可能代表PD-1/PD-L1抑制劑治療效果更好的突變陽性。這種情況下,患者可以使用免疫檢查點抑制劑治療嗎?

            我們都知道,EGFR突變是PD-1抑制劑的一種低效基因突變,也就是說,存在EGFR突變的患者,基本上很難從PD-1/PD-L1治療當中獲益。但如果患者已經明確地不再存在EGFR突變,并且還有一些能夠從免疫治療當中獲益的指征,那么免疫檢查點抑制劑也不失為一種治療選擇。

            在另一個案例當中,患者同樣是肺腺癌,從最初EGFR ex19del突變使用吉非替尼,到耐藥后出現EGFR T790M突變是使用奧希替尼,最終因KRAS外顯子3(R68S)突變陽性而耐藥?;颊吆罄m的治療選擇了白蛋白紫杉醇+納武單抗(納武利尤單抗),4個周期的治療后,達到了臨床部分緩解!

            白蛋白紫杉醇聯合納武利尤單抗治療奧希替尼耐藥肺癌的效果

            這說明,在部分非常特殊的情況下,免疫檢查點抑制劑也能夠成為這部分患者的選擇。

            10、順式?反式?部分患者可從前代藥物治療中獲益

            因EGFR抑制劑耐藥而導致的T790M/C797S突變還分為順式突變和反式突變,對于耐藥后治療有著重要的影響。

            我們都知道,人體DNA是雙鏈結構,當T790M和C797S突變出現在同一條DNA鏈上時被稱為T790M/C797S順式突變,當這兩個突變出現在不同的DNA鏈上時被稱為T790M/C797S反式突變。臨床上順式突變比較多見,約占85%。

            但從治療的角度來說,這部分比較少見的反式突變患者可能是比較“幸運”的——這部分患者對于第一代+第三代EGFR抑制劑的聯合方案比較敏感。

            許多臨床應用案例都證實了這種方案的效果,在ASCO大會上也曾經公開了一項小規模的試驗結果。使用第一代EGFR抑制劑吉非替尼+第三代EGFR抑制劑奧希替尼聯合治療,患者的中位無進展生存期約為22.5個月,整體緩解率高達88.9%;病情持續進展的患者,耐藥的原因均為旁路擴增等,均未檢測出C797S、T790M突變。但這種方案的缺點在于,患者的治療中經歷的不良反應比較明顯,耐受性稍差。

            相信有不少患者已經從這種治療模式中獲益,我們非常希望研究者可以進一步優化治療方案,明確適應癥范圍,并減少或降低不良反應,使更多患者從中獲益。

            案例二:奧希替尼治療僅2個月進展

            一位68歲男性,確診為Ⅳb期肺腺癌(cT3N1M1c),多發骨轉移,基因檢測結果顯示患者存在EGFR外顯子21 L858R突變。

            L858R是一類EGFR敏感突變,對于各代EGFR抑制劑治療均敏感。因此,患者接受了奧希替尼作為一線治療方案。但僅在治療2個月以后,患者復查CT就發現了腫瘤進展。醫生反復確認了患者沒有擅自停止用藥,且每天按照規定劑量用藥。

            由于患者拒絕接受化療,因此在二線治療當中,醫生為患者選擇了阿法替尼。阿法替尼是一款第二代EGFR抑制劑,根據既往的研究,這款藥物對于L858R突變的非小細胞肺癌同樣有較好的療效。治療1個月后,CT影像顯示患者肺右上葉原發病灶的響應良好,胸腔積液減少。

            阿法替尼治療奧希替尼耐藥肺癌的效果

            為了查明奧希替尼耐藥的原因,醫生根據患者的胸水樣本再次進行了檢測。然而,除了EGFR L858R突變以外,結果并未發現復合EGFR或HER家族的突變。不過擴增子測序發現了比較高的腫瘤突變負荷(TMB:8.56個突變/Mb)。

            目前的部分報道認為阿法替尼在一些罕見的EGFR突變或復合EGFR突變當中具有療效;一部分具有復合EGFR突變的非小細胞肺癌患者在奧希替尼治療失敗后立刻換用阿法替尼,也可能見到療效。但從這位患者的檢測結果、包括二代測序(NGS)檢測結果來看,并不太符合這些可能獲益的特征。

            當然,也有研究發現阿法替尼能夠降低患者的TMB,尤其在TMB較高的EGFR突變患者當中治療潛力強于其它的EGFR抑制劑,可能是這位患者對奧希替尼耐藥后換用阿法替尼獲益的理論依據。

            "后奧希替尼時代",新藥將至、檢測先行

            除了上述幾種相對比較常見的耐藥突變類型以外,還有少部分患者因RET融合等突變而發生了耐藥,盡管不像上述耐藥類型的患者那樣,已經有療效比較明確的新藥或新方案,但也有一些臨床試驗項目,正在針對這一耐藥突變類型的治療進行研究,例如奧希替尼聯合塞爾帕替尼(Selpercatinib,即LOXO-292)方案等。

            讀完這篇總結,相信大家已經看到了“后奧希替尼時代”多樣而個性化的治療選擇。但想要從中挑選出適合自己的一種,首先應當明確自己的耐藥突變類型。

            隨著癌癥精準治療的發展,基因檢測已經成為了每一名癌癥患者確診后必須進行的檢測項目。不論是初治的患者,還是經過一系列治療后發生了耐藥的患者,都應當在基因檢測的指導下選擇最有可能獲益的方案,才能真正有效地延長生存期。

            奧希替尼耐藥,患者的靶向治療“目錄”就翻到了結尾?當然不是這樣。無數的研究者、醫生都在不斷地書寫,擴充著這份能夠為患者“續命”的“目錄”,開啟一個接續于“奧希替尼時代”之后的“后奧希替尼時代”。

            我們衷心希望這些新藥臨床試驗能夠取得圓滿的成功,將更多有價值的選擇,送到癌癥患者們的面前。

          1. 添加醫學顧問微信,掃描?二維碼

          2. 備注【癌種】申請方舟援助計劃



          患者咨詢電話:400-666-7998



          全球腫瘤醫生網提醒患者:國內細胞免疫治療技術,包括cart細胞,樹突細胞疫苗,NK細胞

          TILs細胞,TCR t細胞治療癌癥疫苗等技術均處于臨床試驗階段,未獲準在醫院正式使用。國內患者可以參加正規臨床試驗,在醫生的監管下使用,全球腫瘤醫生網不推薦患者貿然嘗試任何醫療機構和研發機構的收費治療。
          本網站新聞資訊、文章、研究數據、治療案例均來自于國內外醫學論文,所涉及到的新藥、新技術有可能還處于臨床研究階段,患者不能作為治療疾病的依據。癌癥治療目前尚無治愈手段,患者需要在醫生的指導下,在醫院接受正規治療或參加新藥新技術臨床試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