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9vxzv"></pre>

    <track id="9vxzv"><strike id="9vxzv"><rp id="9vxzv"></rp></strike></track>

        <address id="9vxzv"><pre id="9vxzv"><span id="9vxzv"></span></pre></address>

          <track id="9vxzv"></track><pre id="9vxzv"></pre>

          您現在的位置是:首頁>肺癌免疫治療

          非小細胞肺癌免疫治療耐藥后怎么辦,這三個方向都有新發展

          全球腫瘤醫生網2022-11-15肺癌免疫治療7259

            非小細胞肺癌免疫治療耐藥后怎么辦,這三個方向都有新發展

            非小細胞肺癌,是靶向治療發展最快的癌種之一。臨床上,非小細胞肺癌患者最優先考慮的治療方案即靶向治療方案,如果沒有相關的驅動基因突變,大部分滿足條件的患者會轉而考慮使用免疫檢查點抑制劑,即PD-1/PD-L1抑制劑。

            但對靶向藥物耐藥的患者,相當一部分可以考慮下一代的靶向治療藥物;對免疫檢查點抑制劑耐藥的患者,很多情況下,卻只能轉而考慮化療。

            好在,近幾年,越來越多有潛力的新藥或新方案已經在這個適應癥上展露頭角,既往PD-1/PD-L1耐藥的非小細胞肺癌也有了更多新的治療策略!

            新一代免疫檢查點抑制劑

            靶向治療藥物耐藥,后續治療當中選擇下一代的靶向治療藥物;同理,免疫治療藥物耐藥之后,是否可以選擇下一代的免疫治療藥物呢?

            起初,臨床上曾經嘗試使用其它免疫檢查點的藥物,例如CTLA-4抑制劑伊匹木單抗等,作為PD-1/PD-L1抑制劑耐藥后的方案或聯合用藥方案,以延長患者獲益的時間。不過整體來說,這類方案的療效很難滿足患者的需求。

            現在,更多的新藥開始沖擊這一領域,為患者帶來了新的選擇。

            1、伊匹木單抗等CTLA-4抑制劑

            伊匹木單抗(Ipilimumab,Yervoy)又稱Y藥,這款藥物與納武單抗(Nivolumab,Opdivo,即O藥)的雙免疫聯合用藥方案“O+Y”組合,在多類癌癥當中取得了非常出色的療效,已經獲批了多個癌種的適應癥。

            一些研究也認為,在抗PD-1/PD-L1方案耐藥之后,使用免疫檢查點抑制劑的聯合方案能夠繼續獲得臨床益處。伊匹木單抗聯合納武單抗(或派姆單抗)的方案在這部分患者的治療當中能夠取得一些療效,但整體來說療效并不理想。部分研究當中,聯合方案的疾病控制率在33.3%,但這部分患者的獲益時間可以達到8個月、12個月、14個月及16個月之久。

            這是符合免疫治療的特點的——在一少部分患者當中,免疫治療可以取得非常持久的療效,這部分患者也被視為“超級響應者”。

            此外,這一靶點的新藥也有不錯的表現。根據OncoC4公司2022年4月26日發布的公告,FDA已經授予其研發的新一代抗CTLA-4單克隆抗體藥物ONC-392快速通道資格,作為單藥治療方案,用于前線PD-1/PD-L1抑制劑耐藥的轉移性非小細胞肺癌患者。

            不同于現有的抗CTLA-4藥物,ONC-392是一種以獨特方式靶向CTLA-4的抗體,可選擇性地消除腫瘤浸潤性調節性T細胞 (Treg),而不影響外周T細胞中的T細胞活化。換句話說,ONC-392能夠在保留CTLA-4對自身免疫性疾病的正常保護功能的同時,增強T細胞抗腫瘤的活性。

            目前Ⅰa/Ⅰb期的PRESERVE-001試驗正在驗證ONC-392單藥方案,以及與PD-1抑制劑的聯合方案,治療晚期實體瘤和非小細胞肺癌的療效。

            2、AK112等新一代PD-1抑制劑

            就在前幾天,AK112剛剛獲得了我國國家藥品監督管理局(NMPA)授予的突破性療法稱號,用于聯合多西他賽治療既往PD-1/PD-L1抑制劑及含鉑化療耐藥的局部晚期或轉移性非小細胞肺癌患者。

            AK112是一款PD-1/VEGF雙特異性抗體,不僅能夠阻斷PD-1與PD-L1和PD-L2的結合與作用效果,也能夠阻斷VEGF與VEGF受體的結合,實現抗血管生成抑制劑的作用效果。換句話說,這款藥物同時具備免疫與靶向兩類藥物的特性,既是PD-1抑制劑,也是靶向藥(抗血管生成抑制劑)。

            目前正在進行的Ⅱ期試驗(NCT04736823)當中,研究者評估了AK112聯合多西他賽,治療先前接受過鉑類化療及抗PD-1治療失敗的非小細胞肺癌患者的療效。這個隊列的患者的中位隨訪時間目前為5.9個月,整體緩解率為40.0%,疾病控制率為80.0%;中位無進展生存期為6.6個月,6個月無進展生存率為51.1%。

            新型細胞療法

            我們已經知道,免疫檢查點抑制劑抑制劑的效果就仿佛是“給免疫細胞‘打雞血’”,發掘它們的潛力。但如果這種“打雞血”行為已經達不到效果、患者對免疫治療耐藥了,那么還有什么治療手段呢?

            很簡單,就是增加一批新的免疫細胞。

            目前臨床上非常熱門的新型細胞療法,包括大家熟知的CAR-T,以及近期發展迅速的TILs、NK、DC等。其中部分細胞療法已經在PD-1/PD-L1耐藥患者的治療中展現出了不錯的潛力。

            1、TILs

            TIL的全稱是Tumor Infiltrating Lymphocytes,即腫瘤浸潤淋巴細胞,是一類深入腫瘤組織間質中的、具有更強殺傷能力的淋巴細胞,主要類型包括T細胞和NK細胞等。

            在一項收錄于Nature Medicine的研究中,總計納入了20例患者,且均為在接受納武單抗單藥治療后發生了耐藥的非小細胞肺癌患者。

            試驗前,研究者預設了17%的安全性范圍,也就是說,若因治療而導致嚴重不良事件的發生率超過了17%,那么試驗會立刻停止。而最終的嚴重不良事件為12.5%,TILs方案安全“上岸”。

            而在療效方面,TILs療法與納武單抗的聯合方案,同樣取得了非常出色的結果。在13例病灶可評估的患者當中,3例患者取得了臨床完全緩解,完全緩解率高達23%!

            同時,這種緩解也是非常持久的。2例達到完全緩解的患者,至今已經持續了1.5年的無癌生活!

            除此以外,還有11例患者報告了腫瘤負荷的減少,中位值達到35%。

            研究者表示,降低的腫瘤負荷,意味著患者同樣可以獲得更好的生活質量。同時研究者也分析指出,不論是否達到了臨床完全緩解并長期獲益,在接受TILs治療之后,有響應的患者體內都能夠檢測到比之前更加豐富的T細胞。這些T細胞具備腫瘤浸潤淋巴細胞(TIL)的特質,很可能能夠為患者后期的治療提供一些有益的助力。

            【相關閱讀】

            能夠深入腫瘤內部、殺傷力最強的細胞是什么?這類新型細胞療法成為抗癌“黑科技”

            目前已經有國產TILs療法獲得批準開始進行臨床試驗,多類實體瘤都在招募范圍之內。如果大家缺乏標準治療方案,又希望嘗試一些新的治療手段,可以聯系基因藥物匯了解TILs療法的臨床試驗項目招募詳情。

            2、DC疫苗

            樹突狀細胞又稱樹突細胞,即dendritic cell(DC)。這是一種哺乳動物特有的免疫細胞,能夠調節先天免疫和后天免疫反應。樹突細胞最重要的功能,是將處理過的抗原呈遞給T細胞,因此屬于一種抗原呈遞細胞。

            目前臨床上已經有很多DC疫苗在臨床試驗當中發揮力量。在非小細胞肺癌這一適應癥上,DC疫苗DCVAC/LuCa的發展最快,緩解率最高可以達到25%;在較大樣本的試驗當中,目前的整體緩解率也保持在20%以上。

            聯合或換用靶向治療藥物

            上述幾類方案,從作用機理上來說,都是在患者的“免疫”上下功夫。都說癌癥精準治療是靶向治療與免疫治療“兩條腿走路”,那么對免疫治療耐藥的患者,有沒有可能換用靶向治療呢?

            臨床上確實有這樣的成功案例,而且很多時候都依托著基因檢測手段與靶向治療藥物的發展。一些原本沒有驅動基因突變、因而不得不退而求其次使用免疫治療的非小細胞肺癌患者,以及一些有驅動基因突變、但還沒有可用的藥物的患者,隨著二代測序(NGS)的問世,以及更多靶點的新藥的發展,也得到了使用靶向治療的機會。

            一位43歲的患者,確診為肺腺癌,PD-L1表達高達75%,且未檢出EGFR及ALK等肺腺癌常用的驅動基因突變。根據常規方案,這位患者接受了卡鉑+培美曲塞+派姆單抗治療。療效大約持續了1年,很快再次進展,同時還出現了顱內轉移病灶。

            二代測序(NGS)的結果還顯示患者存在KIF5B-RET融合,因此新藥RET抑制劑塞爾帕替尼成為了患者的選擇。后續的療效也非常理想,不僅患者的肺部病灶縮小,而且顱內病灶也消失了。

            另一位肺腺癌患者,癌細胞PD-L1表達為20%~30%,而且腫瘤突變負荷很高,TMB為58.58個突變/Mb?;颊呔芙^了化療,首先接受了PD-1抑制劑卡瑞利珠單抗的治療(臨床試驗),但結果并不理想,治療2個月后病灶仍在增大。

            好在此時,患者得到了使用新靶點靶向藥物的機會。她的二代測序(NGS)檢測結果提示了NCOR2-NTRK1融合突變,因此用上了NTRK抑制劑拉羅替尼。療效非常明顯,治療僅1個月病灶就縮小了30%,至半年時,一部分病灶徹底消失了。

            這些幸存者案例都在提醒著我們,當患者對PD-1/PD-L1抑制劑耐藥的時候,完全可以轉而尋找合適的靶向治療藥物。免疫治療爭取的生存期,很可能就能夠讓患者等到一款合適的靶向治療藥物,成為靶向治療“特效藥”之下的幸運者。

            當然,也有一系列靶向治療藥物,并不依賴基因突變發揮療效,這些藥物通過阻斷新血管的生成來阻止癌細胞的增殖與轉移。這類靶向VEGF/VEGFR的藥物又被稱為抗血管生成抑制劑。

            對免疫治療耐藥的患者使用免疫+抗血管的聯合方案也是治療的思路之一,部分研究的結構驗證了其療效。Ⅱ期Lung-MAP試驗的子研究S1800A當中,納入了已經對免疫檢查點抑制劑(ICIs)產生了獲得性耐藥的患者,并為患者提供了派姆單抗(Pembrolizumab,Keytruda)+雷莫蘆單抗(Ramucirumab,Cyramza)的治療方案,對照組則根據患者的各項指標,選擇符合當前治療標準的方案。

            研究共納入了137例符合適應癥的患者。結果顯示,接受派姆單抗+雷莫蘆單抗治療的患者,中位總生存期為15.0個月,而對照組的患者,中位總生存期僅有11.6個月!

            小匯有話說

            除了上面提到的這幾種以外,還有很多的方案、尤其是新型免疫治療方案,在PD-1/PD-L1耐藥的非小細胞肺癌的治療中都具有不錯的潛力。我們將在后續的直播當中詳細講解這些細胞免疫治療方案,如果有興趣,歡迎大家屆時預約收聽。有疑問的患者,可以咨詢基因藥物匯醫學部獲得幫助。

            當然,上述的很多種治療方案,其實都可以用于一線治療,延長患者在這個階段的治療當中的緩解及獲益時間,例如其中的“O+Y”及DC疫苗等等。我們非常期待這些新藥、新方案在未來的發展。

          1. 添加醫學顧問微信,掃描?二維碼

          2. 備注【癌種】申請方舟援助計劃



          患者咨詢電話:400-666-7998



          全球腫瘤醫生網提醒患者:國內細胞免疫治療技術,包括cart細胞,樹突細胞疫苗,NK細胞

          TILs細胞,TCR t細胞治療癌癥疫苗等技術均處于臨床試驗階段,未獲準在醫院正式使用。國內患者可以參加正規臨床試驗,在醫生的監管下使用,全球腫瘤醫生網不推薦患者貿然嘗試任何醫療機構和研發機構的收費治療。
          本網站新聞資訊、文章、研究數據、治療案例均來自于國內外醫學論文,所涉及到的新藥、新技術有可能還處于臨床研究階段,患者不能作為治療疾病的依據。癌癥治療目前尚無治愈手段,患者需要在醫生的指導下,在醫院接受正規治療或參加新藥新技術臨床試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