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9vxzv"></pre>

    <track id="9vxzv"><strike id="9vxzv"><rp id="9vxzv"></rp></strike></track>

        <address id="9vxzv"><pre id="9vxzv"><span id="9vxzv"></span></pre></address>

          <track id="9vxzv"></track><pre id="9vxzv"></pre>

          您現在的位置是:首頁>肺癌靶向治療

          KRAS G12C突變靶向藥幫助患者從晚期肺癌到術后無殘留,更多的KRAS G12C臨床試驗招募正在進行中

          全球腫瘤醫生網2022-11-29肺癌靶向治療7154

            KRAS G12C突變靶向藥幫助患者從晚期肺癌到術后無殘留,更多的KRAS G12C臨床試驗招募正在進行中

            對于非小細胞肺癌來說,分期與預后之間有非常密切的關聯。如果分期較早、符合手術切除病灶的標準,那么患者就仍然保留著徹底治愈、完全擺脫癌癥的希望;但如果分期很晚,已經有了浸潤或轉移,那么患者治療與生存的目標,可能就會轉變為荷瘤生存,而不再是“治愈”。

            提到靶向治療,大家更多想到的可能就是晚期患者延長生命。但事實上,如果應用得當,這類藥物完全能夠成為讓腫瘤徹底消失、甚至治愈癌癥的“幫手”!

            在今天的案例當中,患者罹患非小細胞肺癌,但分期較晚,已經到了無法手術的Ⅲb期。幸運的是,他接受了一款靶向新藥的治療,病灶完全消失!后續完成了手術,沒有腫瘤殘留!

            術前用藥4周,腫瘤竟然完全消失

            75歲的K先生確診的是肺癌當中一種非常罕見的亞型,原發性肺肉瘤(PPS),分期為Ⅲb期(c.T3N2M0)。這類肺癌從病理學上屬于非小細胞肺癌的范疇,同樣可以按照非小細胞肺癌的治療規范,使用各類靶向或免疫治療藥物。

            經過多學科會診,專家們認定,K先生目前的腫瘤大小、浸潤以及轉移情況,導致他無法接受手術,因此考慮使用免疫檢查點抑制劑聯合化療作為新輔助治療,嘗試縮小腫瘤,爭取手術機會。

            從確診之后,K先生使用了一個周期的派姆單抗(帕博利珠單抗)+白蛋白紫杉醇(nab-紫杉醇)+卡鉑的聯合治療,但是腫瘤并沒有任何變化——沒有縮小也沒有變大。

            但減瘤后進行手術的主要策略并沒有改變,為了尋求更好的藥物方案,K先生接受了涵蓋520個癌癥相關基因的二代測序(NGS)。結果也確實提示了一些可作為靶向目標的改變——雖然沒有EGFR等突變,但發現了KRAS G12C突變,以及PTENG165fs、TP53R273S、FGFR1拷貝數擴增和MYC拷貝數擴增。除此以外,K先生的腫瘤突變負荷(TMB)為8.97個突變,微衛星不穩定性(MSI)狀態穩定。

            如果是在兩年前,K先生可能就沒有太好的方案了。KRAS突變的存在決定了他對包括EGFR抑制劑在內的多類靶向治療方案并不敏感,前期的療效又顯示他接受免疫+化療方案的效果并不理想;但在此刻,K先生得到了一種全新的選擇。

            2021年5月底,一款里程碑式的肺癌靶向藥物,KRAS抑制劑索托拉西布(Sotorasib,AMG-510)震撼上市。這款藥物的適應癥是KRAS G12C突變的非小細胞肺癌,也就是說,K先生完全有機會用藥!

            于是,K先生接受了索托拉西布治療。僅僅4周的時間里,K先生右肺上葉的腫瘤病灶就徹底消失,原本被梗阻的肺組織再次擴張,恢復了通氣功能!

            隨后患者還接受了右上葉切除術以及淋巴結清掃術。術后評估,肺和淋巴結未見腫瘤殘留或轉移,達到了病理性完全緩解!

            KRAS抑制劑,非小細胞肺癌患者抗癌新希望

            RAS突變是一種檢出率很高的原癌突變,與約三分之一的人類癌癥相關,而KRAS突變正是RAS突變中占比最高、最常見的亞型。不論是對于研究者還是患者,這都曾經是一種令人感到棘手的突變類型。

            但幾款KRAS抑制劑的問世,帶來了解開“難題”的關鍵。包括大名鼎鼎的AMG510在內,多款KRAS抑制劑“迎難而上”,相繼投入臨床試驗,取得了令人矚目的療效。

            目前已經上市的兩款KRAS抑制劑,索托拉西布(Sotorasib,AMG-510)治療KRAS G12C突變的非小細胞肺癌患者,整體緩解率為37%,疾病控制率為81%,中位無進展生存期為6.8個月,中位緩解持續時間為10.0個月;阿達格拉西布(Adagrasib,MRTX849)的整體緩解率為58%,中位治療時間為9.5個月,中位緩解持續時間為12.6個月。

            這兩款藥物為KRAS G12C突變非小細胞肺癌的治療奠定了基礎,也為如我們案例當中的患者一樣的眾多曾經“無藥可用”的患者帶來了新希望。其中的阿達格拉西布的中國中心臨床試驗項目仍在招募患者,大家可以咨詢基因藥物匯了解項目詳情。KRAS G12C突變的患者一定要把握好這個難得的機會嘗試匹配,若能符合入組標準,就有機會得到這款新藥的治療!

            小匯有話說

            針對KRAS G12C突變,許多國產新藥的前進步伐也非???。我們在這里為大家整理了一些正在招募患者的國產/國研新藥臨床試驗項目,供大家參考、選擇。

            1、國研KRAS抑制劑:D-1553

            D-1553是一款益方生物自主研發的口服KRAS G12C抑制劑,在包括非小細胞肺癌在內的多類實體瘤當中具有良好的治療潛力。

            此前2022年ASCO大會上,上海胸科醫院陸舜教授曾經公開了D-1553治療多類KRAS G12C突變的實體瘤患者的療效。結果顯示,患者的整體緩解率為40.4%,疾病控制率高達90.4%。

            臨床試驗納入標準(節選)

            1、KRAS G12C突變,化療耐藥的非小細胞肺癌;

            2、詳細入組及排除標準可咨詢基因藥物匯。

            2、國研KRAS抑制劑:JAB-21822

            JAB-21822是一款由加科思自主研發的KRAS G12C抑制劑,目前已經在中國、美國及歐洲多國啟動多項針對晚期實體瘤患者的臨床試驗項目,涵蓋了JAB-21822單藥以及與SHP2抑制劑、PD-1抑制劑、西妥昔單抗等的聯合方案。

            此前2022年ASCO年會上,研究者公布了JAB-21822治療KRAS G12C突變非小細胞肺癌的Ⅰ期臨床數據,整體緩解率為56.3%,疾病控制率更是高達90.6%。

            除此以外,在400mg/d及800mg/d劑量組中,患者的整體緩解率更是達到了66.7%,疾病控制率100%。

            臨床試驗納入標準(節選)

            1、KRAS G12C突變,確診后未接受過治療的初治患者,或一線化療耐藥的非小細胞肺癌;

            2、詳細入組及排除標準可咨詢基因藥物匯。

            重點提示

            1、正在接受治療、且對于現有方案獲益的患者,通常不建議盲目參加臨床試驗項目,但您可以聯系我們提前了解;

            2、部分不適合參與相關臨床試驗項目的患者可能需要考慮其它臨床試驗方案,您可以咨詢基因藥物匯,我們會在詳細了解您的治療經過之后,協助您選擇下一步方案。

          1. 添加醫學顧問微信,掃描?二維碼

          2. 備注【癌種】申請方舟援助計劃



          患者咨詢電話:400-666-7998



          全球腫瘤醫生網提醒患者:國內細胞免疫治療技術,包括cart細胞,樹突細胞疫苗,NK細胞

          TILs細胞,TCR t細胞治療癌癥疫苗等技術均處于臨床試驗階段,未獲準在醫院正式使用。國內患者可以參加正規臨床試驗,在醫生的監管下使用,全球腫瘤醫生網不推薦患者貿然嘗試任何醫療機構和研發機構的收費治療。
          本網站新聞資訊、文章、研究數據、治療案例均來自于國內外醫學論文,所涉及到的新藥、新技術有可能還處于臨床研究階段,患者不能作為治療疾病的依據。癌癥治療目前尚無治愈手段,患者需要在醫生的指導下,在醫院接受正規治療或參加新藥新技術臨床試驗。